唐三中文网 > 穿越到上古当码农 > 第一百零九章 熬鹰

第一百零九章 熬鹰

    云上,烈简湖意兴盎然地看着方然向着厉海一次一次发动着攻击,然后再徒劳无功地被打飞出去,浑身遍体鳞伤口吐鲜血。

    “倒是不?#40092;洌俊?br />
    “不?#40092;?#19981;是更好?最高傲的苍鹰才有资格被熬成猎鹰,一旦臣服了就最是忠心耿耿,哪怕是必死的任务?#19981;?#19997;毫不打折扣地执行直到最后一口气。打不了一会就哭着跪伏的那种人,今日降了明日就想着法跑,不堪大用。”

    顾四方的声音还是四平八稳,指点江山,看着方然就像是已经大局在握。

    “一点一点熬,慢慢地磨,等到精神意志全部到了极限,看明白了实力的差距,再赏一些好处,自然就会感激涕零地任烈公主驱使。”

    烈简湖在大烈之中地位尊崇无两,平时用人全部都是?#19968;?#24093;已经驯顺了才调拨给她,实力强悍忠心无二,她只需要说出想要什么,这些人自然会殚精竭虑拼死为她达成目的。

    看着方然一次一次冲击再无功而返,一开始倒是让她觉得和困兽斗有点相似。

    将人和野兽围在笼子里厮杀到一边死绝,大多数时间都是野兽大口生啖那些倒霉的武夫或者干脆就是毫无修为的?#35828;?#39592;肉,但偶尔有人能反杀野兽的,便让烈公主凤颜大悦,少不了一笔厚厚的赏赐。

    厉海自然是她放出去的那头野兽,而方然在她眼里就只是用来血战助?#35828;哪强?#24604;人。

    听了顾四方的话,这?#24187;?#22768;不怎么好却偏偏没人能拿她有半点办法的烈公主饶?#34892;?#33268;地陷入了思索。

    这种情况?#34385;?#36935;的这艘真武舟明显和大烈以及周边势力都扯不上关系,哪怕有什么背后的势力也不可能牵扯到烈公主的敌?#24742;?#19978;去,若是可以收服舟上人为己用,便等于是在?#19968;?#21644;一众?#24066;?#35270;线之外有了自己的势力,弱是弱?#35828;?#20294;好歹算是个不错的开端。

    烈简湖在一众?#39318;?#30343;女之中修为实力最高,但是若想要坐在金殿的大座上,手底下如果没有足够的?#19997;?#29992;也是非常头疼的一件?#34385;欏?#37027;群文武不可能心?#26159;?#24895;地奉烈简湖称帝,而且纷争一起那些?#19968;?#36176;下来的高?#24535;?#31455;会听谁的命令?#19981;?#24471;两说。

    这么盘算着,烈简湖微微一笑,对着顾四方说:“你有宰阁之才。”

    顾四方哪里看不出烈简湖的盘算,报以一笑:“传?#24597;?#29004;有一尊武皇帝,乃是女帝之尊。天下有一尊便不见得不能有第二尊。”

    烈简湖心情畅快哈哈大笑,对着云下的厉海道:“下手轻点,别打废了,?#19968;?#26377;用。”

    厉海恭声道:?#30333;?#21629;,?#39029;?#25163;有?#25191;紜!?br />
    他出手不停,来来去去就是那一片山川,连砸下来的角度和方向都和第一击没?#20852;?#27627;差别,精确地就像是一个机关傀儡人一样。

    但是和他对攻的方然显然不怎么觉得轻松。

    哪怕是出手的角度和方向全部毫无差别,但是眼前这个男子出手的?#34987;?#25343;捏的简直妙到巅毫,任凭方然如何变招,都总能在他剑路最盛的时候撞在厉海的那片山上。

    无论是道韵还是大境界乃至对战经验全?#30475;?#20110;劣势的方然,每一剑都重复着出剑?#24466;?#24847;崩碎这个循环,也是没有任何变化如同已经演练熟?#35828;?#22871;路。

    方?#24187;?#30333;,对方就是在?#25918;?#23601;是在立威,就是要让方?#24187;?#30333;双方的差距,哪怕自己再如何掏空心思的变招,全部逃不过那一片山川的笼罩。

    从厉海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上,方然就更能确认这一点。

    他引剑伏身,灵力在经脉之中再奔走一个周天,千劫?#21482;?#40664;然?#20197;兀?#27668;血震荡在他体内带出滚滚潮音,如同大江东去,如同飞流直下三千丈。

    厉海脸上终于显露出来一丝不一样的表情:“这一剑不错。”

    就连云上的烈简湖都眼神一亮:“这是哪一门的剑?”

    李固安皱着眉头思索了半天,摇了摇头:“不知道。用剑的那几门,倒是有相似的剑路,但是这?#23665;?#24847;厚重得?#34892;?#36807;分,那几门的道初都不太可能有这种剑意,更遑论武极了。”

    烈简湖对方然更?#34892;?#36259;了。

    方然一剑如练,斩开半片?#32929;?br />
    辉月已经缓缓上升,蓝色冷辉洒向荒野,方然这一剑更胜月色,其疾如雷,其势如川。

    厉海的一片山川终于有了变招,山川之上松?#38395;?#28227;,哗啦啦连成一片,比雷声也不遑多让。

    这一变招正是以松?#21619;越?#28059;,以山势对?#36164;疲才?#30828;的以势压人。

    其间用意再明显不过。

    大江奔流撞在厚重的山上,即便大江最终还是没能躲过破碎成点点水光的结局,但这一片山川终于在江涛撞击之下震动了一瞬,厉海背后的那片山川虚?#30414;?#20102;晃,然后再?#39286;?#23454;。

    方然看着那片山川和松涛,冷冷道:“想打服我?”

    厉海淡然道:“你这样的硬骨头,我见得不少。以前都是直接打杀了,这次却是要打服,多少是?#34892;?#40635;烦。不过骨头再硬硬不过我的山,惊?#38395;思?#20102;山也终究得绕着走,这样的剑你还能出几次?”

    方然?#25104;?#19981;太好看。先是和那一群?#36164;?#37846;战一场,体力都还没有彻底?#25351;?#23601;撞上了厉海这么个强者,对攻许久方然消耗更加严重,千劫?#21482;?#21152;上荒鸾振翼的消耗本就不是省油的灯,加上灵力在经脉之中运行周天,对于筋骨肌肉的压力也绝对不小。

    这样的一剑换做是初境乃至中境的寻常道初也都能直接给?#35835;耍?#22914;此霸烈惊艳的剑招就如厉海估计的那样,现在的方然根本没法无休无止地用出来。

    现在这种状况下他能斩出来这样的一剑就已经是极限,再多一剑那都是绝无可能的。

    但是方然的脸上依?#24187;?#26377;那种陷入绝路的绝望,他这样泰然自若的样子就连厉海都觉得微微?#34892;?#24847;外。

    ?#30414;?#26377;什么手段就全部用出来。你表现得越好,就越可能受器重。能得烈公主?#39592;?#30340;人不多,这是你三生?#34892;摇!?br />
    方?#24187;?#22909;气地回一句:“我又不?#40092;?#37027;个烈公主,你莫名其妙打过来,难道是为了给那个烈公主招驸马?那我有什么本事,不该她自己来试?”

    不得不承认的是,和小嗷待在一起的时间久了,特别是一人一龙心神相通,很多情况下的交流都是直接通过神念波动,方然的脾性也多多少少有了小嗷龙属那种不带着正形的?#30333;印?br />
    放在以?#20843;?#26159;绝无可能说出这种话来的,上辈子单身二十余载就是最好的证明。

    “放肆!”

    厉海连同云上堪契门几人俱是颜色一变。烈简湖跋扈皇?#29301;?#26377;那个被碾成肉泥的太监作前车之鉴,纵?#39038;松然?#22478;凤仙楼的花魁还要惊艳,寻常人也只?#37326;?#22905;当成亲娘一样来对待,谁敢像方然现在这样口吐秽言?

    烈简湖倒是无喜无悲地看着云下,顾四方在一侧袖手旁观,云淡风轻道:“臣服于威势是服,臣服于美色也是服。?#23472;?#19982;痴狂都是上佳的药,可靠性还要更胜威服一筹。”

    烈简湖灿然一笑,从云上显露出容颜,一时间连辉月都黯然失色。

    她只是饶?#34892;?#33268;地看着方然,目光之中的一片风云变得柔和而平静,换做任何一个人在她的目光之下都得陷进去,从此不可自拔成为烈简湖的裙下之臣?#24066;?#20026;她驱策。

    但方然只是冷冷看了一眼她,便将目光撤了回来。两丈之外的厉海?#19997;?#30340;一举一动比烈简湖更让方然关注。

    烈简湖刀眉微微一皱,眼中风云再起。

    顾四方摇摇头,示意烈简湖稍安勿躁。

    厉海阴阴一笑:?#29100;?#37202;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那便去死吧。”

    山川浮动,道韵冲击之下四方灵暴大作。

    ?#20658;街皇直?#20004;条腿,你想先被打碎哪里的骨头?”

    方然指了指厉海脚下的地面,那里剑痕纵横看上去就像是整片荒野的一个缩影:“不如先关心关心你自?#28023;俊?br />
    厉海眉头一皱,不过是一堆无序的剑痕而已,难道区区一个武极,有本事把这一堆剑痕变成一座剑阵?放眼天下,武极阶段便能有如?#22235;?#32784;的,哪个不是随身有辈分实力俱高到?#28227;说?#23447;门长老护卫,怎么可能孤身一人沦落到这个地?#21073;?br />
    他手中山川正要再动,地面微微一颤,那些剑痕竟是真的大放光华,瞬间就构成一个牢笼将厉海笼罩在内。

    一道光华擦过他背后山川,从山川虚影之中横亘而过,像是一片水中倒影被投入了一颗石子,泛起一阵波澜。

    “果真是阵?”

    厉海肃然?#30465;?br />
    李固安在云上喉咙干涩道:“都天七?#20998;?#26432;阵!这?#20013;?#38453;,能这么用?”

    从方然第一剑开?#36857;?#20174;他第一次倒飞而出,青?#38477;?#22312;地面拖曳来去,划下一道道看着凄厉毫无章法的线条开?#36857;?#36825;一座玄门之内杀名赫赫的凶阵就已经落下了第一笔。

    每一次青?#38477;?#22312;地面上或进或?#32902;?#19979;一道道剑痕,全部都是勾勒这座凶阵阵图的一笔。

    二百三十七次冲击,或断或续留下不多不少正好五百一十二道剑痕,将厉海完全包裹在内,直到方然激活都天七?#20998;?#26432;阵的那一瞬,厉海和云上众人才悚然发现,原来整个战斗的节奏,一直在方然的掌控之内。

    这是何等可怕的战斗智慧?堪契门堪舆测算一绝,大师兄厉海却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武极算计到了身陷凶阵而不自知?

    一直四平八稳的顾四方也终于?#20852;?#21160;容,声音有了一些起伏:“此子堪称惊才绝艳……究竟是出?#38405;?#19968;门?”

    她说话时不无担忧地四下环顾,?#32929;?#26080;边荒野无边,背后寒意一寸一寸爬上来,一种被荒野上某?#25191;?#22312;在一旁窥伺的不自然的感觉笼罩而来,也不知道是真的有其事还是因为她多虑而产生的错觉。

    方然才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大阵既起,名唤都天七?#20998;?#26432;阵,不杀人怎么能?#20804;?#26432;阵?

    青?#38477;?#21050;入地面,正是最后一剑拖曳而出的痕迹末端,随着方然灵力的灌入,这一座凶阵瞬间与方然的神魂意志连为一体。

    阵法真解中说,阵道是散,散的便是神魂,以身化阵,阵法便是己身,如臂使指。

    像?#22857;?#20043;主那样将笼罩?#22857;?#28014;陆的整做大阵炼入己身,便是这一道走到了极致。身处阵中,阵不破人不败命不落,?#22857;?#28014;陆就是?#22857;?#20043;主,?#22857;?#20043;主就是?#22857;?#28014;陆。

    ?#19997;?#30340;方然已得了阵法真解之中的三四成真义。厉海身处阵中,在方然青?#38477;?#21050;下然后闭上双目的同时,感觉到无数双眼睛从四面八方张开,视线冰冷落下,无死角地看着他周身寻找着哪怕最微不足道的破绽。

    天机轮盘之前厉海的模型缓缓成形,墨线涌动便勾勒出来了所有的薄弱点和招式的破绽。

    厉海冷哼一声,背后山川硬生生在凶阵之中显出实?#30465;?#38453;法笼罩不过纵横三五十丈,这一片山川却不知有?#29976;?#20960;百里绵?#21360;?br />
    “想用山川撑破我的阵?”

    大阵锋锐之意骤然四起,将那片正缓缓现身出来的山川斩得山石飞溅,一座座山头被削平,一?#21619;?#23665;势被斩断!

    这些山?#39134;?#21183;全部都是厉海道韵所化,山川受损便等同于他的道?#40092;?#25439;。哪怕方然只是武极,但是这一座都天七?#20998;?#26432;阵在许多年前却最高连六步都有过斩杀的记?#36857;?#20982;阵威势之下即便是厉海都吃了个亏。若是方然也是进了四步的人,可能只这一击厉海就要陨落在这里。

    厉海面色一凛,断喝一声:“观山!”

    打到现在,这是他第一次用出来完整的一式招数。

    观山一出,山川由实转虚。人在山中观山,山色满眼无?#30465;?#36947;韵四起铺天盖地,挤入都天七?#20998;?#26432;阵的不再是艰硬的石头,而是厉海这么多年修行以来观过的所有山川意蕴,山川无穷意蕴亦是无穷。

    “你想看,那便看,看你的神魂承载不承载得起我这些年观过的山!”

    这等于是直接以神魂的厚重程度?#29615;媯?#19981;直接破阵而是凭借双方?#33258;?#21644;积累的厚重来比拼。

    厉海自信自己道初上境的?#33258;?#32477;对远深厚过方然一个三步武极。连道韵都不曾领悟,凡?#35828;?#31070;魂如何可以和陆地神?#19978;?#25552;并论?

    四方寂然?#32929;?#23490;然,方然嗤笑道:“正好我手下有人也是山,这片山,方某接下了!”

    

  http://www.3746746.com/chuanyuedaoshanggudangmanong/9812975.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3746746.com。唐三中文网?#21482;?#29256;阅读网?#32602;簃.tangsanshu.com
三国全面战争诸葛亮
足球总进球概率 单场投注500彩票网 nba体彩网 捕鱼来了一天能挣多少 彩专家时时彩人工计划 山东11选5开奖历史 分分时时彩开奖查询 bet365体育下载 光大时时彩 河北20选5下期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