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对着剑说 > 第七十四章 缘份

第七十四章 缘份

    丰吟虽然还眷恋温柔,但她到底是战士,尽管她觉得升上了千战将,以后战斗的机会没那么多了,每天的日常练功还是要坚持的,身手绝不能荒废了。

    练了三趟,丰吟已然浑身热汗,却见李天照仍然积极热情的很,分明还抱有过去的那?#20013;?#28860;热诚,只好说:“昨晚累着了,我去洗个澡,今天不陪你练了。”

    “好!”李天照也不?#31185;齲?#33258;行练的仍然来劲。

    丰吟洗浴了出来,看李天照独练的招式动作奇怪,她早就想问,只是上一次?#25112;?#23130;,觉得不妥当,这?#26412;?#38382;:“你练功好奇怪,跟你的剑法套路有关吗?”

    “是啊。你要?#34892;?#36259;,可以教你,?#36824;?#24471;先练成了基础关。本来想教山芊启,结果她熬?#36824;?#21435;不惜自杀对抗,我都不?#20197;?#20027;动对你提了。”李天照想起此事,还觉得?#34892;?#29702;阴?#21834;?br />
    “哦?那么辛苦?”丰吟觉得很荒诞,还有为练功自杀的?

    原本她也听说过这风波,只是流传的说法版本太多,有说是因为她丰吟的缘故吵架动手,?#25307;?#34987;李天照失手?#36255;潰挥行?#35828;是李天照嫌弃山芊启不能帮忙杀?#36763;?#21151;,反而分功绩,故意折磨,逼山芊启熬不住了自杀;还有的说是……

    “绳子吊起来,不停旋转,什么时候能连续旋转半个时辰犹自可以清醒分辨东南西北,就算过了基础关。”

    “等?#19968;?#21435;了试?#28020;!?#20016;吟倒是好奇,想要挑战一下,至于说李天照的剑法,她其实一直心存怀疑。

    如果李天照的快剑,加上她修炼的丰氏的剑法,肯定比他那三流战士般的剑招更快更凶吧!

    只是,这话丰吟不好说呀。

    “你要回去了?”李天照颇为意外,丰吟笑着说:“后天走,在都城再陪你两天,然后?#19968;?#20016;收城,宗族里等我到千战将很久了,一直?#34892;?#20107;务安排。”

    “好。”李天照明白了,没意外,山芊启是后天来。很显然,丰吟觉得她们少见面更好,也就不说多的?#21834;?br />
    天色晚了,丰吟见李天照吃完晚饭,还要练功,就委婉的暗示说:?#30333;?#36817;都很累,难得一起,晚上早些休息吧。”

    李天照觉得有道理,他们相处的时候其实还没分开的多,是该好好珍惜团聚的时候。

    于是他们夜晚风吟云缠半宿,白天李天照还是练功,丰吟陪他练一会,?#32536;?#26102;候就看他练,时间不觉溜走。

    山芊启来的时候,丰吟已经提前撤了。

    一些日子没见,山芊启展现的尤其热情,刚来就缠着李天照说要休息会再去领千战将印,原本说好午饭后去,结果她缠的李天照也忘记了时候,惊觉黄昏已至,也错过了进内城的时候。

    山芊启却不以为意,趴在床上随意摆动着小腿,絮絮叨叨的跟李天照说他去守护城期间的事情。

    李天照不禁觉得,山芊启是不是能挑战最淡定千战将战印获得者的名声了?

    “对了,我是不是还在千山城当副城长?#21073;?#25105;可不想去别处!”山芊启说罢了别的,才突然记起关心这事。

    她反正也不想杀?#36763;?#21151;,千战将印对她的吸引力不算大,因为她本来就是千战将的妻子,父?#23376;?#26159;城长,她自己是不是千战将,对于她的生活?#21050;?#27809;有任何影响。唯一的?#20040;Γ?#23601;是挂着千纹剑更威风吧。

    “你是留千山城,但不是副城长,是城长。”李天照觉得,这消息会让山芊启吃惊的。

    果然,山芊启睁着大眼睛想了一会才接受过来,然后很吃惊的叫道:“什么?我当城长?爹呢?”

    李天照把他的功绩文书取了给她看,山芊启惊呼着拿被子抱着头说:“?#20197;?#20040;会当城长!石家很麻烦的,我爹都烦他们!还有别的几个姓氏,整天想些?#20040;Γ?#36910;着机会就闹腾,跟不给糖吃就使劲哭的讨厌小孩似得,我才不要像爹那样天天跟他们勾心斗角!”

    “我觉得让你当城长,意思是让山家继续保有对千山城的控?#36843;ǎ?#22478;务说到底还不是你的哥哥姐姐们帮忙?#20384;懟!?#26446;天照这话发挥了作用,山芊启立即高兴了起来,两眼放光的想着,笑了。“对?#21073;?#25105;就?#36824;?#25346;个城长的名头威风就好了!三姐主持具体事务就好了嘛!”

    她说完,突然很正经的注视着李天照,好半天,看的后者都?#34892;?#32435;闷了,才突然捧着他?#22478;?#20102;口,份外温柔的说:“我以后再也不说你乡野出身的事了,虽然你出身差,可真是厉害的很!我这样的妻子,你竟然能把我拉扯成了千战将,还当了城长!以前是我小瞧你了,往后都听你说的!除了练那个转转转啊——那个我不听!”

    李天照哭笑不得的反问说:“出身有那么让你在意?”

    “事实?#21073;?#20320;想,我是城长的千金,你是荒僻小山村里乡野出身,我瞧不上很理所当然吧。难道你觉得,?#19968;?#35813;引以为傲?”山芊启说罢,?#20013;?#30528;说:?#23433;还?#20320;本事太大,这些就无所谓了,以后我不提了。”

    李天照就不讨论这个了,?#33267;?#20102;一会,山芊启又凑过来,甜腻腻的说:“天黑啦,咱们早点睡嘛。”

    ?#21834;?#30561;一下午了,能不能真的睡一会?”李天照觉得挺困的,寻思着两个妻子没碰一块就这样,要是同个屋檐下,他是不是不用做别的了?

    “嗯嗯,听你的……”山芊启嘴里说的好听,可从眼睛到脚,就没一处安份的,过不多久,反倒成了是李天照不让她睡似得。

    折腾小半宿,山芊启累的突然就睡着了。

    次日两个人一早就进内城领了千战将印,出来的时候,李天照看见条白色的身影眼熟,追过去,发?#32456;?#26159;天苍山时候俘虏的那个白衣女人,村队长说过,玄天武王给她赐名天苍灵。

    当初村子里她跟队长走了后,就不曾见过。

    这时突然碰上,天苍灵也很意外,怔怔打量了他一会,笑了起来。

    “?#21462;一?#35760;得你把我在雪地里拖着走,以及晚上扔角落睡地板的‘深仇大恨’呢!”天苍灵说完,故意板着?#24120;?#30524;里却透着笑意,低声问他:“现在是不是很后悔,当初那么对待一个混沌之心?”

    “后悔当初没把你扔雪地上睡觉。巨大功绩宁予?#25307;?#27450;辱你的人,而不予我。”李天照想起天苍山的事情,都觉得实在生了不少风波。

    “哈哈……”天苍灵笑开了颜,听了这话尤其解恨,末了,?#32456;?#33394;说:“其实吧,本来也替你?#19978;А?#20294;转念一想,我如果说了真相,你村里得了封赏的全都是个死,说不定你也会遭毒手?#24187;?#21475;,就什么也不说了。听说你在守城闹腾的很厉害,知道的都说你这样的简直不能惹。”

    “没有别的办法,?#32456;?#19981;容?#20303;!?#26446;天照看山芊启过来了,?#23545;?#26397;他使眼色,催促快走,就回以稍待片刻的示意。

    两个人聊了一会,有人来喊,天苍灵走的时候,突然?#19990;?#22825;照说:“你这几天在都城?”

    “还没定。”

    “多留两天,到时候咱俩的债,互相还了。让你当护卫好好辛苦一趟,我呢,给你挣功绩的机会。”天苍灵又问了上哪找他,这才跟别人去里面了。

    这样的惊喜,李天照当然?#19981;叮?#20182;本来还在为下一步上哪弄功绩发愁。

    山芊启却不怎么高兴,撅着嘴说:“哼!又一个?#33618;?#20440;虏的混沌之心,还对你这么好,你说说,中间到?#23376;?#20160;么‘缘由’呢?”

    “因为我可靠吧?”李天照记得,震叶落曾经这么说过。

    “可‘靠’!我懂——”山芊启轻哼了声,不快的说:?#30333;?#22909;别让我撞个正着,那样我想假装相信你都办不到。”

    “我觉得,正是因为我有让你都不信的可?#31185;分剩?#26412;来我觉得这没什么,看来其实蛮可贵。”李天照由山芊启始终不信这事情的态度,反过来也就推敲出,应该有不少糟糕的状况,才会让她认为,都是那般模样。

    “嗯嗯,我丈夫肯定与众不同!”山芊启突然满面笑容,然后?#32456;?#33394;说:“这么假装相信你是不是听了很开心?”

    “换个话题吧。”李天照不想破坏原本融洽的气氛,还好,山芊启也不想为此纠缠不休,顺势抛开此事,按着肚子叫道:“我饿了!咱们?#32536;?#20160;么好呢?今天也是大功劳的庆祝,不能吃常例吧?”

    ?#21834;?#22909;。”李天照其实问过丰吟,知道并没有这种说法,只是说许多战士立大功后都会打破常规的庆贺,但也有一些珍惜功绩获得不易的战士还是吃常例。

    换言之,山芊启是加工了一下情况,作为不吃常例的‘?#20384;?#29702;由’。

    ?#36824;?#36825;种事情,李天照觉得无伤大雅,也没必要上纲上线非得跟山芊启理论个对错胜负,也不是天天如此,就只当还不知道真相了。

    因为天苍灵,李天照就在都城继续逗留。

    山芊启知道他每天练功,夜里跟他折腾,早上舒服的睡到临近午饭的时候,李天照一个人练半天剑,然后一起吃饭。

    下午的时候李天照边陪山芊启逛,边练体劲,修炼体印。

    走过一间锻造店时,李天照习惯性驻足打量,山芊启拉他进里面逛。

    打铁店里大多都是做战士武器修复的事情,除此之外就是重新锻造,但还有订制的兵器。

    只是,本来兵器铸造就很耗费功绩,根据个人喜好订制,更得花超过制式兵器五倍的功绩。

    这实在很奢侈,因此李天照虽然时常鉴?#20572;?#21364;根本不舍得个性化订制。

    山芊启知道这事说服不了他,她倒是想送他,奈何这么大的功绩开支,她爹不会倒贴,她也不能单方面的决定。

    平常都是看看,今天本来也不例外。

    他?#24378;?#20102;一圈,正要走的时候,听见店里管事的生气的骂咧个二十多岁的铸造师。

    “叫你注意注意再注意!这是千纹剑!你倒好,好好的剑身,?#33618;?#38203;造成曲线形态!这么大的制造成本,责?#25991;?#33258;己担!”

    

  http://www.3746746.com/duizhaojianshuo/98062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746746.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
三国全面战争诸葛亮
蒸气炸弹APP下载 雄鹿队 荒野行动plus 比利亚雷亚尔√巴塞罗那预测 阿尔萨德比赛结果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浮球 拳皇命运一共48集 Playboy黄金送彩金 黑龙江22选5开奖 生财有道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