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原来我在小说里 > 一百三十四章 我要碾压你!

一百三十四章 我要碾压你!

    粱凉仿佛听见了天底下最好听的笑话。

    倨傲的看着齐平川,如看蝼蚁,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微渺俯视感,语气嘲讽,“?#34892;?#26102;候,多读点书并不是坏事。”

    读书多了,自然知道当下局势,谁都可以杀我粱凉,唯独你双阳城不能。

    杀了明王大世子,决裂的不止是明王。

    还?#34892;?#29579;和魏王。

    三位藩王可以直接断定,双阳城被京都拉拢,那么接下来双阳城就要面对三位范围的重兵压境。

    所以信王可以派人来截杀,魏王可以,左相和陆炳可以。

    唯独你齐平川不可以。

    所以,你不敢杀我。

    最重要的一点:你齐平川,?#25512;?#19968;把太祖御剑挽?#36857;?#20063;能杀我?

    齐平川?#35835;?#19968;声,暂时先忍。

    并非是如粱凉想的那般惧怕三位藩王重兵压境,他只想从粱凉口中知道更多事情,于是问道:“就算裴昱为你出手杀我,你又有几分把握?#20426;?br />
    粱凉呵呵一笑,“老王走了,江捕头不足为虑,你家里那个丫鬟的武道确实很高,但你看见了,先前那位坐在墙头的青年,他的剑不输信王的‘獠’和魏王破阵台第一太保,足以牵制商有苏。”

    顿了一下,“那么,谁能保护你?#20426;?br />
    “陈弼么,他只是一个读书人。”

    “意图仗剑江湖做那武林盟主的陈歆慕么……你比谁都清楚,陈歆慕的剑只是摆设。”

    齐平川若有所?#36857;?#29031;你这么推算,我如果不求你绕我一条狗命,我还真的必死无疑,可你似乎忘记了一点,这里是双阳城。”

    真当我双阳城无人?

    粱凉摇头,“我没忘,可你也别忘了,如果我家那位先生推断没错,永兴州知州许秋生,关宁府知府唐铁霜?#20011;?#22312;我之前进入双阳城,他俩在,按照大徵官制,县衙的一兵一卒你都无法挥动。”

    齐平川叹了口气,“不得不说,你那位先生算得很准。”

    梁琦一脸认真的否定,“不,是我看得很准。”

    你齐平川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我粱凉也是读书人,才华足以碾压青云俊子许秋生,那是雅谈趣事,至于谋略,亦自认不输自家先生?#32479;?#24380;多少。

    齐平川?#34892;?#39059;败,“所以,我没有选择?#20426;?br />
    粱凉点头,“没?#23567;!?br />
    从明州出发,在来时路上,他?#20011;?#25512;算了无数次,无论怎么推算,齐平川都只有两种下场:死,或者出卖陈歆慕?#32479;?#24380;,苟延残喘在世上。

    当然,一旦得到陈歆慕?#32479;?#24380;,齐平川也就没了利用价值。

    难逃一死。

    齐平川哈哈一笑,“好了,我知道你的想法了,那么现在就明确告诉你,只要我齐平川一天不死,陈歆慕就不会姓?#28023;?#38472;弼也不会离开双阳城。”

    顿了一下,迟缓的说道:“不过,我还要明确的告诉你一点,在听过你这一番高瞻远瞩之后,无论是裴昱还是那个青年剑客,他们都保不住你,你粱凉将和周兴、张雪迎、魏持山、梁琦一样,死在双阳城。”

    这话我说的,而且一定做?#21073;?br />
    不因为其他,只因为你对裴昱的卑鄙手段。

    粱凉哈哈一笑,“是么。”

    我等着。

    话不投机六月寒。

    齐平川不想和粱凉再废话,既?#24187;?#29579;心怀叵测,粱凉?#26377;?#19981;?#36857;?#33258;己又何必委曲求全,?#36824;?#26432;便是,求一个快意。

    于是按剑。

    你粱凉不是以为我不敢杀你么,你不是以为我不能杀你么。

    我证明给你看。

    ?#21796;?#25954;杀你,也能杀你。

    世间事情,没有什么是一剑解决不?#35828;模?#22914;果有,那就两剑、十剑、百剑甚至千剑!

    微风摇曳。

    先前消失的佩剑青年出现在粱凉身边,一脸抱歉,说,“不好意?#36857;?#31921;凉要是死了,我家先生会很困扰的。”

    总不能选了粱凉,这位世子一死,先生又去找魏王世?#24433;鍘?br />
    齐平川深呼吸一口气,“你护得了他多久。”

    佩剑青年想了想,“先生说,粱凉死了,我也不?#27809;?#21435;了。”

    很明确。

    只要他活着,粱凉就活着。

    齐平川没有松开按剑的手,最后看了一眼粱凉,“双阳城不大。”

    转身就走。

    粱凉冷笑了一声,?#21482;?#22797;?#22235;?#19968;声儒雅温和的形象。

    佩剑青年叹了口气,“你不该擅作主张说出你父王的意?#36857;?#20063;不该更改先生的计划,意?#23478;?#29983;死要挟齐平川。”

    他明白粱凉的想法。

    而且也知道,这个想法和做法都不错。

    但粱凉低估了齐平川。

    还有一点,也低估了双阳城背后布局的那个人。

    那个人不是陈弼。

    也可能不止齐汗青,还有?#32531;?#39640;人。

    先生曾说过,双阳城布局之人,其谋略之高,足以媲美他?#32479;?#24380;的恩师——甚?#35010;?#35848;中猜想过,双阳布局之人,是齐汗青和他的恩师联手为之。

    粱凉笑如春风,不言语。

    佩剑青年心底里冷笑了一声,暗道了一声?#26412;?#23376;。

    他也是今日才发现粱凉的真面?#20426;?br />
    不曾想整个天下都被他骗了,这哪里是个书呆子,分明是一个利欲熏心,为达目的可以不择一切手段的卑鄙小人。

    当佩剑青年离开,粱凉的眼眸里?#29536;?#28014;现出一丝不屑。

    在他眼里,佩剑青年也只是一条狗。

    和金剑义子没有区别。

    从?#33539;?#33457;树上摘了一片花,在?#20013;?#37324;拈碎,随手一挥,碎瓣飞落,粱凉低首阴笑,自言自语,“我可不想当第二个梁思琪。”

    按照父王和先生的计划,来到双阳之后,会立一个虚假盟约。

    明州那边确实会运送军械和粮草过来。

    而粱凉?#19981;?#21435;往山里,作为明王势力担任监军,从而春风化雨的腐蚀内部,让陈歆慕悄然背叛齐平川,最后杀死齐平川,再率军夹击赵负商。

    粱凉不想这样做。

    他认为应该直接杀了齐平川,再去收编山里那支军队,之后,便是率军破赵负商的叛军,如此,他就有了一只属于他自己的嫡系军队。

    无论哪种,齐平川都必死无疑。

    所以……

    为什么不选择简单直接一点的。

    粱凉是真不想在齐平川活着时进?#21073;?#20182;担心成为第二个梁思琪,更重要的,他有碾压齐平川的信心和实力。

    梁琦仰首望天,“因为我啊,是藩王世子,读书等身只为今朝!”

    齐平川你既然不屈。

    那我便让你明白,你和我之间的差距,不是神将之后和藩王世子之间的差距,而是主宰者?#19975;?#34433;之间不可逾越的天堑鸿?#25285;?br />
    我粱凉,注定是要力挽狂?#21073;?#26368;终取代京都幼帝,坐观观井天下万里江山的那个人。

    超越太祖!

    功盖千秋!

  http://www.3746746.com/yuanlaiwozaixiaoshuoli/92817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746746.com。唐三中文网?#21482;?#29256;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
三国全面战争诸葛亮
新时时彩开奖将结果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 上海时时彩开奖结果表 3d棋牌平台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上海 奖号382前后关系 飞鱼app下载 英国180赛车开奖软件 牛牛在线视频 赛车pk十开奖记录